首页 > 健康 > 心理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少女小禾的抗抑郁养成报告

图片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导读:少女小禾是现在19岁,但抑郁的症状陪伴她渡过10个春秋。小禾曾迷茫过,绝望过,如今,却在认真研究如何拥抱生命,尝试着吃药打针缓解症状,去探索解开内心的枷锁的密码,去原谅童年留下的伤害,温柔对待所有的逝往。勇敢面对,每个人都能康复。
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01  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深海里的月光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常常做梦,在梦里我一步一步在深蓝幽深的海水里艰难,缓慢的前行。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寒冬的黄昏的天空,夕阳瑰丽逶迤,光线如同一只温柔手掌。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海水咸咸的,像是等待远归孩子的母亲一起品味大海的味道。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全身沉浮于水里,脚下渐渐失去了依托,手里唯一握着的是一把美工刀,它有锋利的刀刃,用力划开手腕的时候,一点感觉不到疼痛。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鲜红的血液在水里一圈一圈晕染,像盛开在水里的血色蔷薇。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的头终于深埋水中,海水灌入我的眼耳口鼻。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再见,那些回不去的过去。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再见,那些不可预知的未来。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再见,那些与我无关的世界。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在幽深暗蓝的海底,消失了的最后一线光芒。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02  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童年的回忆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争吵,打骂,是我对童年的全部回忆。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父母无尽的争吵,爷爷奶奶讨厌我只是一个女孩,我以为我错了,是我引起了父母的争吵,是我将这个家庭的幸福打碎,是我生错性别变成了累赘。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妈妈说,你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没有人喜欢你,只有我们两个能相依为命。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爸爸把我的出气筒,经常打我,害怕恐惧交织成为深海的水草紧紧缠绕着我。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等我稍微长大一点便寄宿在幼儿园。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在幼儿园的夜晚,我常常独自哭泣失眠,卸下一天的疲倦,内心的独白摆着月光低语,是不是父母讨厌我将我抛弃,是不是这个世界没有我更好,是不是要独自承受着孤独。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后来听闻报纸上某某姑娘跳楼自杀了,我便以为自杀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挨打,没有争吵,没有哭泣。四岁那年,我站在四楼窗边,想打开窗户跳下去,结束来到这世界的过错,可惜我力气小没有打开关闭着的窗户。我盯着窗外,茫然无助。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没有将悲伤和自杀的想法告诉父母,我害怕他们嘲笑我的无能与堕落,想是每个人都要将沉重秘密的十字架背在身上,一背便是一辈子。后来我六七岁不住宿在学校又渐渐淡忘自杀的想法,不在夜间哭泣失眠。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03  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治疗之路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大概从初一开始心情不是很好,晚上哭泣,想到自杀就不会那么痛苦了,所以每天放学后都到无人的窗边看看,却因为爬不上窗户没有跳楼。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那时候月经之前症状会更严重一点。不过悲伤不妨碍我的学习,甚至我的作文写得更加有活性。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可能是自己不健康的防御机制,明明知道躲避是不会解决任何的问题,偏偏以为自杀就可以躲避考试,父母争吵,事事的不顺心。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大概是我把自己分裂成两个人,一个快乐友善,可以社交演讲,学习工作,做家务,另一个只想自杀,死去带给它无尽的幸福。自杀的想法每天会突然的冒出来侵害那个能正常工作学习的人吧。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一直坚持学习一直到高三,因为选择出国考上UCSD,高三的时候学习压力反而降低了,却有时候感觉到脑子里在有人和我说话,有时候感觉声音命令我去死。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觉得除了遵从那个声音以外别无他法。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要自杀,占据了我整个脑海,只有服从命令,才是我唯一的出路。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我想到服用过量药物死去的方法,所以我鼓足勇气去了医院,却因为不满十八岁不能不带家属拿到药物。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成年后一个人去回龙观医院梁医生说我是恶略心境,开的米氮平,医生担心我自杀,只开了一盒,也没有开安眠药。后来去北医六院没说自己可能会自杀,开到了艾司西酞普兰,佐匹克隆,米氮平。BHd湖南热线网-湖南综合生活服务热线门户网站

大学开学前觉得自己不会好了,认为自己不会有希望,无法承受一个人面对悲伤,又不敢和别人说自己的事情,一个人面对低落的情绪和无尽的绝望,还有前途未卜的未来失去信心,我第一次自杀了,服用过量的米氮平,佐匹克隆,思诺思。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湖南热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湖南热线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赣ICP备18013454号-1

联系我们|hnrxw.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湖南热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