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保健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红牛中国恩怨起底:3年前许氏家族与严彬因分红起嫌隙

  红牛中国恩怨起底:3年前许氏家族与严彬因分红起嫌隙

  每经记者 李诗琪 实习编辑 魏官红

   9月底,红牛中国合资公司经营期限届满,10月底,红牛中国北京工厂陷入停产,11月,红牛中国两方股东公开“互怼”。2018年的最后几个月,红牛中国持续两年多的世纪纷争迎来激烈交锋。

   这一切都源于三年前的秋天,在北京国贸的华彬中心里,一场改变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红牛中国”)命运的董事会正在召开。会议气氛并不轻松甚至有些剑拔弩张,但至少公司的两大股东——泰国许氏家族和严彬仍坐在谈判桌的两侧。在今天看来,这场董事会似乎成为了红牛中国恩怨的起源,双方也已由过去的亲密伙伴变成了针锋相对的商业劲敌。

   随着红牛饮料的创始人许书标在泰国病逝,新一代的许氏家族展开了对红牛中国利润分配的进一步主张。此时的严彬显然也察觉到,自己花费心血打造的商业帝国正在被撼动。三年来,从中国到泰国、从谈判到诉讼、从舆论战到直接交锋,一场关于红牛中国市场的争夺战正愈发激烈,昔日的明星企业红牛中国迎来了它的生死时刻。

   在这场纷争的关键节点,《每日经济新闻》实地探访红牛中国工厂,调取双方争议核心法律文件,独家专访许氏家族律师团队和严彬一方相关负责人,试图进一步还原红牛纷争背后的恩怨与利益。

  ●千亿市场背后:亲密合作留下隐患

   在红牛中国,熟悉严彬的人一般都会称呼他“严老板”,有关严老板的诸多创业故事也在公司内广为流传。据一位红牛中国员工介绍,十几年前的一个大年初一,严彬曾带领着当时人数不多的销售团队亲自在北京街头为出租车司机派发饮料,以此宣传推广红牛品牌。

   在他们眼中,这位来自泰国的严老板雷厉风行、多谋善断,不仅从无到有地拓展了红牛的中国市场,更是红牛中国二十年来说一不二的当家人。

   但在严彬对红牛中国的控制之外,红牛商标的所有权却牢牢掌握在其创始人一方的许氏家族手中。许氏家族也凭借这一筹码,始终掌控着全球范围内的红牛饮料生产。

   1995年,为了将红牛推向中国市场,双方的合作正式开启。二者首先在泰国创建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泰国),此后又通过组建合资公司的形式设立了如今的红牛中国。

   由于对中国市场的熟悉和丰富的人脉资源,严彬成为了红牛中国的董事长,并全权负责公司的经营。

   在此后发展中,红牛饮料在中国市场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红牛产品在中国的累计产量超800万吨,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并在2015年以63%的功能性饮料市场占有率达到发展高峰。

   工商资料显示,经历了几番股权变动,红牛中国当前共有四方股东,其中,红牛泰国持股占比88%,怀柔乡企占1%,英特生物制药控股有限公司(许氏家族独资公司)占7%,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严彬独资公司)占4%。

   一位接近红牛中国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双方合作期间,泰国天丝通过向合资公司收取商标许可费和香精香料原料费作为收入方式。由于其并未对公司有过资金方面的投入和实际经营上的贡献,许书标去世前,也从来没对合资公司提出过分红主张。

   不过,在这对亲密合伙人背后,许氏家族对红牛中国长期的“托管”以及红牛中国一直以来的不分红,也为双方未来的合作留下了巨大隐患。

   许书标去世后,以许馨雄为代表的许家后代逐渐接管家族事业,隐藏在红牛中国背后的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反目与决裂:利润分配引控制权之争

   父辈们的利润分配默契显然没能被新一代许氏家族接受,许馨雄的目光瞄向了更大的蛋糕,红牛中国的创业佳话也在此时变得云谲波诡。

   据许氏家族的律师介绍,在过去20年里,红牛中国从未对许氏家族进行过分红。而2015年董事会披露的数据显示,红牛中国已经积累了巨额可分配利润,许馨雄便以董事的身份主张分红并对一直未能分红的原因提出质疑。对此,严彬提出了调高自己在红牛泰国的股权比例作为条件。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湖南热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湖南热线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赣ICP备18013454号-1

联系我们|hnrxw.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湖南热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