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Brent原油重返60美元 多空交织考验企业对冲“手艺”

价格风险虽然可能降低,但是多空因素交织和潜在的人为干扰,仍对企业参与衍生品市场带来了不少考验。

不知不觉,Brent、WTI原油双双录得七连阳,均已“回血”10美元/桶,前者1月10日夜盘更是重新站上了60美元大关。

但是,其间除了沙特2018年12月减产消息有所超出预期外,油市基本面并无过多变化。对此安迅思中国研究总监李莉1月10日称,“近期消息面相对平静,更多是来自于前期制裁伊朗预期差利空兑现后,其价格的自我修复。”

相比于2018年,Brent原油、WTI原油当前围绕60美元和52美元附近运行,处于价格波动区间的相对下限,而基本面又无过多支撑上涨因素,2019年波动区间、波幅或小于2018年。

“就当前市场而言,支撑价格大幅波动的因素已经消亡殆尽,目前影响油价运行的因素偏向长期,波动风险或小于2018年。”兴业期货投资咨询部量化总监贾舒畅10日表示,但是美国经济、加息和增大供给,均将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换言之,价格风险虽然可能降低,但是多空因素交织和潜在的人为干扰,仍对企业参与衍生品市场带来了不少考验。

油价“自我修复”

2018年四季度,堪称国际油市最黑暗的一个季度。仅仅59个交易日,Brent原油便从86.74美元/桶的高点,一路跌至50.22美元/桶,同期WTI原油同样受伤不轻。

主要原因是,市场对美国制裁伊朗形成的“预期差”。如今,经过逾4成的回落后,国际油价才开始走出阴影,上述两品种双双收复了10美元的失地。

“伊朗制裁预期差弱化后,后续并无更多利空消息补刀,驱动价格下跌逻辑随之消失,再加上部分国家减产效果逐步释放,油价迎来反弹。”李莉称。

对此贾舒畅表示,年初以来的反弹,本身也存在一个预期差在内,即OPEC原计划1月份进行减产,但是2018年12月份数据公布后,市场发现当月产量已经有明显回落。

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1月9日表态,沙特目前原油产量为1020万桶/日,1月份继续执行减产,同时OPEC+的目标是保持油市平衡,不会允许原油库存超过正常水平。

这一表态,对市场带来了供需平衡的预期。加上美联储对加息表态“鸽派”,市场风险偏好相应上升,再次为油价上行形成助攻。

但是除减产以外,目前市场并无可以改变油价运行趋势的因素形成,年初以来的这波反弹能够持续多久,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在李莉看来,2019年市场的不确定因素有二:其一,美国原油产量波动风险,如果继续维持高增长,全球油市供需再平衡便需要更长时间恢复。

其二,来自人为因素的干扰,随着美国原油产量的上升,OPEC对油价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加上另一产油大国俄罗斯,三方势力博弈会对产量形成影响。

实际上,美国已经成为当前国际油市最主要的变量。

“美国对全球输出产能也不容忽视,其港口、管道建设正在扩容,未来美油运到欧洲、亚洲地区,将对OPEC减产产生抵消效应。”贾舒畅称。

他还指出,宏观经济和货币政策的变化也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美国经济增长进入后半程,若未来经济增速出现下滑,将会对包括原油在内的所有大宗商品形成冲击。”

此外,虽然美国通胀水平相对平稳,但是预计2019年加息次数可能会超出市场预期,届时美股下跌,油价也会变得更加脆弱。

波动区间、幅度或收窄

与其他行业相比,原油及其相关产业投资者参与衍生品市场程度较高,国内炼化行业巨头恒力石化(600346.SH)、荣盛石化(002493.SH)等均曾公告参与期货市场。

另外,中国联合石油有限责任公司,更是在美国纽约商业交易所拥有两个交易席位,参与其原油、成品油期货交易。

前述油价暴跌期间,Brent原油等品种动辄出现8%左右的涨跌幅,市场风险相应增加,中国石化(600028.SH)子公司联合石化出现亏损,正是发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

而从当前油价位置、价格影响因素来看,2019年波幅或会有所收窄。“2018年已经将过去三年上涨所积累的风险释放完毕,但是量化交易的不断增多,也为价格运行带来了新的变量。”李莉认为。

国际油价波动,使得企业面临着外部风险敞口的同时,来自内部执行的风险也不容小觑。

一位具备国企、国际贸易公司工作背景的石化行业高管1月10日表示,“衍生品市场的核心是风险管理业务,但是就接触的多家企业而言,风险管控能力又是最弱的,甚至连必须的套保、对冲方案,以及止损机制都没做好。”

网友评论

条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湖南热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湖南热线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赣ICP备18013454号-1

联系我们|hnrxw.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湖南热线网